您所在的位置:康巴傳媒網 >> 文化 >> 康巴人文 >> 瀏覽文章

甘孜日報    2022年12月16日

◎鐘讀花

冬日,風寒料峭,料峭者何?如刀割。

晴晨,甫一開門,一陣風撲來,哪怕是一陣微弱的風,也會讓人周身一顫。望向對面的屋頂,紅瓦上,風在旋轉,冷在彌漫。幾只麻雀,胸前被吹出一個個小漩渦,羽毛柔柔、白白,旋渦,似一汪汪溫軟的思念,是在思念春天嗎?

望向更高處,是樹枝,落葉的白楊樹枝,根根如劍,刺向清冷的天空。風來,樹枝搖曳,在寒冬里,發出陣陣低吟。那一夜,風極大,狂如嘯,樹枝發出尖銳的鳴響。我在睡夢中,被風喚醒,靜靜地傾聽,咔嚓一聲,我知道,一根樹枝,被風吹斷了。

我在田野上行走,風也在田野上行走。風的行腳,變成了枯草的瑟抖,變成了飛蓬的旋轉和滾動。一場大雪剛過,田野白雪皚皚,風在雪面上旋轉,軟雪如粉,風就成了一場白毛風。黃昏,天寒,雪面,凍如琉璃,風就成了一道道流光……一道道流光,在雪面,色彩黃白交加,閃爍,流溢——很美,很美。

“冬天的風,夏天的雨,無力的喜歡和遙遠的你……”

歌詞很美,美得無奈。冬日的風,便也是如此。


  • 上一篇:做媒
  • 下一篇:沒有了

  • 本文地址: http://www.xhups.com/html/wh/xkbrw/85705.html
  • 国产麻豆放荡av剧情演绎,亚洲自偷自拍另类第1页,天天躁日日躁狠狠躁欧美老妇,国产亚洲成av人片在线观看